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曾经站在资本之巅的综艺营销和综艺制作的强势品牌蓝色火焰,在25亿嫁入上市公司华录百纳之后,近日被几百万的价格甩卖……娱乐内容市场尤其是综艺市场的冬天还会更冷些吗?

文 | 赵二把刀

2014年,北京北四环五洲皇冠酒店附近的广场拔地而起一座近4000平的录影棚,之后,一档叫做《女神的新衣》的电视综艺,在数季以大手笔的收入,以及和电商的结合,成为当时综艺市场的赢家之一。

而这,也使得其幕后公司蓝色火焰成为那一轮电视综艺热的受益者,就在同一年,它被华录百纳以25亿的价格收入囊下,这桩交易也让华录百纳在市值和营收上,一度接近华谊兄弟和华策影视,成为影视传媒板块最枪风头的上市公司之一。

风水轮流转,或者之前的“顺风顺水”耗尽了华录百纳和蓝色火焰的好运气,在进入2018年以来,无论是子公司蓝色火焰还是母公司华录百纳,都陷入到作品乏力、营收欠佳、利润下滑的困境之中;而之后,华录百纳大股东的易主以及蓝色火焰创世团队的退出节奏加快,也使得蓝色火焰在华录百纳的财务报表上成为不稳定因素,最终也使得其被甩卖……

从25亿到400万,

一场游戏一场梦的资本“过山车”

在2014年,华录百纳以25亿元收购擅长电视栏目运作的蓝色火焰100%股权,正式进军综艺市场,而当时这场交易也被认为是“蛇吞象”的经典案例。

当时,蓝色火焰的主营业务为媒介代理、品牌内容的整合营销和文化内容制作运营三块,因先后运作《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非诚勿扰》等多个重量级栏目的内容营销项目,从而与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北京卫视等实力媒体平台深入合作,与多家电视媒体建立了合作关系。

在2013和2012年,蓝色火焰的营收分别为8.98亿元和5.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181.99万元和6163.27万元。

而反观华录百纳,在2013和2012年华录百纳的营收分别为3.78亿和3.93亿,净利润分别为1.23亿和1.17亿。当然,华录百纳的优势在于其早一步实现了IPO,融资渠道很强,所以在拿下蓝色火焰之后,华录百纳的年营收超过10亿、净利润近2亿,市值和股价在当时也是表现相当不错,成为影视传媒板块的明星公司之一。

这桩并购之后,华录百纳也开始进入一个相当高速的发展阶段,在影视、综艺和体育方面也都有布局,但总体来看,多线布局并没有使得其业绩上扬,反而分散了其在综艺市场的掌控力。

综艺侧

,《女神》后再无爆款:《女神的新衣》之后,其相继制作了《跨界歌王》《最美和声》《旋风孝子》《来吧兄弟》等综艺节目,这些节目都是汇集多位明星参与,但整体表现不及预期,而在多种原因的限制之下,除了《跨界歌王》坚持到第三季之外,其余在2018年的综艺市场上基本销声匿迹…...

剧集侧

,在2017年备受争议的《深夜食堂》和年底的《丽姬传》之后,就没有重量级的作品上线,2018年剧集方面的业绩主要来源于过往作品的海外及二轮发行,几乎算是停滞状态……

体育侧

,2015年7月10日,华录百纳与全资子公司蓝色火焰共同出资5亿元(各占股50%)成立北京华录蓝火体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在体育产业方面开始有购买欧洲篮球联赛版权等布局——但,整个体育产业在过去两年,也经历了乐视体育从万众瞩目到硝烟云散的过山车的戏剧性变化,在华录百纳的整个业绩提振上也是难以体现。

如果说业绩下滑是受制于整体大环境的影响,那么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变化则有可能是导致蓝色火焰被剥离上市公司资产的直接诱因:2018年4月,何享健、何剑锋父子联手,斥资18亿元接盘,持股18.16%成为华录百纳的控股股东,何剑锋为实控人。

内外交困的蓝色火焰,

和中国综艺市场的“大变天”

蓝色火焰被抛售,不仅是大股东变化之后华录百纳对于未来的抉择,更多的还是中国综艺市场的“大变天”。

华录百纳的最新公告显示,公司全资子公司广东蓝色火焰拟分别以400万元、10万元的价格,将喀什蓝色火焰、北京蓝色火焰两家公司打包出售给南京大道行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这,在外界看来,不仅使得华录百纳的业务主体发生天翻复地的变化,也使得评论认为这是新大股东对于华录百纳的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再次利用之前的一次大洗牌。

但,对于蓝色火焰这样一家在中国综艺市场曾经的明星公司而言,此次交易除了资本的意志之外,更多的还是业务自身和综艺市场大环境的内外交困,使其逐渐沉沦。

内忧:创始人套现离场和头部作品缺失

在被收购后的几年里,随着蓝色火焰业绩承诺的顺利完成,胡刚及其亲属也在逐步减持套现。据同花顺iFinD统计,截至目前,胡刚在2016年完成两次减持,累计减持1444.72万股,套现金额约2.8亿元;2018年下半年,胡刚减持500万股,套现3000万。解禁以来,胡刚累计套现3.1亿元。而胡刚的亲属李慧珍也已累计减持6次,累计套现1.54亿元。

根据华录百纳2018年三季报资料显示,胡刚持有华录百纳限售股3834.20万股,其中质押了3829万股,质押率99.86%;李慧珍持有华录百纳2040.97万股,其中质押了2040.97万股,质押率100%。

应该说,随着对赌协议的完成,创始人的加速退场,也使得“以人为本”的综艺制作业务和营销业务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2017年及2018年1-10月,喀什蓝火的营收分别为7.59亿元、0.4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亿元、-4.76亿元……

外患:电视综艺遭遇黑天鹅和错过网综快车

蓝色火焰的主营业务,一块是综艺营销和广告代理,另外一块是综艺制作,而这,都是基于电视台这一传统强势渠道的。

而电视综艺,在过去两年时间里,可谓是黑天鹅频发。近两年,对于电视综艺的限制和调控也越来越细化和严格,在 “限娱令”“限真令”“限童令”的基础上,总局对综艺节目的调控更加细分、量化、增强。

这也使得蓝色火焰的从综艺营销到综艺制作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直接导致之前吸金能力超强的《爸爸去哪儿》最新一季迟迟不能上线,主打明星牌的蓝色火焰在内容层面受到了强有力的冲击……

不仅蓝色火焰,整个电视综艺都早经历阵痛期。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去年的招商冠军湖南卫视在2019年的黄金时段资源招商额为13.09亿,只占到湖南卫视去年同期50.69亿招商额的四分之一,而北京卫视目前广告签约额仅为20.3亿元,同样不及去年同期的招商数据。

但更大的变化是在过去两年时间,蓝色火焰错过网综崛起的爆发期。在过去两年,优爱腾成为综艺市场的主角,除了版权节目之外, 自制综艺更是成为市场和用户的宠儿,音乐、选秀、偶像、美食、亲子、脱口秀等类别的爆款网综屡见不鲜,这一波网综也使得很多新老综艺公司受益匪浅,新势力比如米未、银河酷娱,老牌比如灿星等,都在网综热中有所作为——但蓝色火焰,从牌面上来看,错过了这一波的热点。

内忧外患之下,蓝色火焰在华录百纳新大股东的眼里,自然也是价值衰减,而且还要持续为其输血,不如干脆割肉了事……

最后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对于接盘方大道行知而言,虽然拿下蓝色火焰,将使得其在综艺生态的布局更加合理,体量也快速变大,并且借此走上前台收获了更多的关注,甚至可以借此激活蓝色火焰的制作和营销能量,毕竟,中国综艺的舞台足够大,也能够容纳足够多的制作和营销公司成长——不过,这也有个前提,必须要先把债还了。

据了解,和喀什蓝色火焰一同转让给大道行知的,还有1.13亿元的债务。

喀什蓝色火焰欠上市公司华录百纳及其关联方净债务1.13亿元,大道行知承诺在接受后帮助蓝色火焰还债。

从被天价收购,到被痛快割肉,蓝色火焰的冰火两重天也再次给内容行业的诸多玩家们一个警示:是想要和资本共舞、捞一把就走,还是踏踏实实做内容,以内容和创新成为行业真正的中坚力量?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首页时政